欢迎访问中娱网!

中娱网

您现在的位置是:中娱网 > 明星档案 >

明星档案

观众与网友感“扫兴” 提词器成综艺节目“原罪”?

发布时间:2021-07-05明星档案评论
文化察看提词器成了综艺节目的“原罪”?制造成效最好的录制现场,达成最好的录制效果,达到最大的传播目的,追求最好的商业收益——这几乎是所有综艺节目的诉求。-------------

---------------

需不需要批评综艺节目的提词器,与用哪种眼光看待范志毅等人参加综艺节目,其实用一个角度就可以想了解——你计划从综艺节目中获得什么?假如真是想获得一两个小时的娱乐,顺便得到一个察看社会世情的机会,那样可以放宽心态,有肯定的娱乐精神,这会叫你轻松愉悦;假如想了解真相、验证公平与公正、找到一个“制高点”发出其他人没办法反驳也懒得反驳的声音,那约等于费时,要知晓,你想获得的这部分,是综艺节目根本没办法提供的。

要说对观众有“欺骗性”,幕后编剧的“欺骗性”要远远大于提词器,但之所以引起反感的是提词器,是由于编剧是藏起来的,而提词器是外露的,“骗观众”是种非常高级的技术,显然对于喜欢“让人骗”的观众来讲,外露的提词器有点儿“不尊重人”了。

《吐槽大会》的提词器被网友晒出后,引起颇多人的不满,感觉自己被“欺骗”了,原来吐槽选手与嘉宾那样精彩的段子与表演,居然事先有编剧写好,并投射到大屏幕上,被念出来,甚至连“好吧”、“我也不多说了”如此的语气词与串词也要提示出来。

提词器俨然成为综艺节目的“原罪”,但假如对综艺节目的生产具备肯定的认知,会发现它不过是整个节目生产过程中的“小儿科”。制造效果最好的录制现场,达成最好的录制成效,达到最大的传播目的,追求最佳的商业收益——这几乎是所有综艺节目的诉求,包括提词器用在内很多方法,都是为了这个诉求而推行的。

于是,《吐槽大会》这次被吐槽成了“朗读大会”、“背课文”,有人表示“再也不相信综艺了”。在提词器成为争议话题之后,大家期望看到更多对于这一“综艺利器”的看法与怎么看,参加过现场录制的演员李若彤确认现场确实有提词器,她的怎么看是,作为录制节目的一个工具,提词器有肯定的辅助用途,但她大部分时候不会用,除去工作习惯以外,还有一个缘由是,“面对镜头,眼神不会骗人”。

罗永浩提到一个关键字“扫兴”,非常能概括这次提词器风波的根本缘由,那就是这块不停打颁布词的屏幕,让不少观众与网友感到“扫兴”了。既然这一做法根据罗永浩所说是“不道德的”,那这部分观众与网友就有批评的原因,这种批评拥有一个天然的“制高点”,而这恶搞“制高点”的产生,是被奉为“上帝”的消费者(观众)遭遇见“假冒伪劣”商品后滋生的愤怒所培养出来的,来自受众的不满,具备某种正当性,这决定了被批评者即使有话要说,也会选择维持沉默,由于讲解大概引来更大的怒火。

联想到在提词器风波之前,还有不少人对前足球运动员范志毅、篮球明星杨鸣等登上《吐槽大会》大为不满,其实这两者有共通之处,诸如“不务正业”如此的说法此起彼伏,把足球与篮球从业者在娱乐节目上的相互吐槽理解成“攻击”,甚至有人隐约感觉到此事件会上升为严肃事件,直到足协主席陈戌源在同意白岩松采访怎么样看待球员参加《吐槽大会》时表示“落后就要挨打”,那种风雨欲来的风波感才算结束。

有了一二十年的综艺节目赏析经验,还对提词器这件小事大为光火,这是个挺让人深思的现象。有两个可能,一是发火的观众真的喜欢《吐槽大会》,对这档节目或节目嘉宾产生了深厚的感情,乃至于眼里揉不下沙子,因爱生怨;二是追求完美,想把表象当成现实,喜欢轻信一些表面的事物,把考虑与判断一般交予其他人,容易感动、激动,也容易沮丧、失落。

数次参加《吐槽大会》录制的罗永浩,觉得综艺节目录制现场有提词器很好,但假如做得不隐蔽,会让发现提词器的观众产生扫兴的感觉,“而娱乐演出让观众扫兴是不道德的。”

《吐槽大会》的李诞与笑果文化的职员常常自嘲“黑幕”,其实也是间接地告诉观众,不要那样在乎某个选手的去留或者某段表演票数的高低,最后目的都不过是为了让观众看得过瘾些而已。

《吐槽大会》在观感上,给人以一气呵成的印象,吐槽选手与嘉宾的文本与表演,具备流畅性与连贯性,下一位表演者对上一位表演者的反应与回报,与整场演出的鲜明主题体现,这部分都需要有幕后精心的剧本创作,录制过程中偶尔发生的“现挂”虽然精彩,但并不被倡导,由于假如脱离剧本太远,不但会干扰录制进程,也会导致其它更多意料之外原因,脱口秀选手池子曾表示“假如不按词来的话,这节目都播不出去。”

但一档漂亮的综艺节目,是不可以让观众知晓所有制作内幕的,假如一名一般观众与制作人、导演一样都对内幕了如指掌,综艺节目就大概变得索然无味。你喜欢的选手明明表演得非常精彩,为何只得到了现场观众的几十票?非常简单,导演组需要减少一方的票数来缩短两个队伍的比分差距,以制造激烈对抗的假象,来吸引观众。你以为现场观众手中的投票软件都是“神圣”的?真相是,假如投票数字有益于增加节目的看点或者达成节目组的某个设想,那就用真实的投票数字,假如有悖于某一设想,或者不利于节目成效的最大化,那样投射出来给你看的数字,就是编导修改后的数字。

早期的综艺真人秀节目,将“投票”这一玩法,早已玩得山穷水尽,哪个信综艺节目的投票工具制,无异于承认自己是“白痴”。和“投票”的套路已经玩不出新意一样,不少综艺节目在规则设定上,也常常发生大的变化,所谓的“复活”“1V1”“帮帮唱”之类观众耳熟能详的操作方法,不过是不断修改规则的一个说法,假如一名观众很在乎综艺节目对于规则的实行认真度,那样他一定会失望。

制造效果最好的录制现场,达成最好的录制成效,达到最大的传播目的,追求最佳的商业收益——这几乎是所有综艺节目的诉求。

文化察看

提词器成了综艺节目的“原罪”?

广告位